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芳心纵火犯(美宣)

-真的很沙雕的东西
-我写这个还卡文了
-梗出自于小撒现场纵火






吴宣仪是有名的撩人高手,也就是大家口里的“芳心纵火犯”。



她有着漂亮的脸蛋,恰到好处的身材,以及足以逛街无数次、八台以上水果设备的金钱。



她曾经做到过连撩酒吧十二人后,成功在一群女人的争吵中拍拍衣袖不带一丝云彩的回家,第二天忘得干干净净,约上另一个姐妹逛了一天街。



一群被荼毒多年已经毫无反应的狐朋狗友偏偏不信,带来了一波一波的人,统统都面红耳赤的跑开了。



“我们不如带点动物吧?”不知道是谁先开了这个口出了这个一听起来就极其奇异的主意,更可怕的是大家竟然都同意了。





第一天,带来了一只毛绒绒的大金毛,高冷的站在那边自个玩自个儿的玩具,被吴宣仪亲热的抱抱摸摸迅速捕获。



第二天,带来一只灵巧可爱的挪威猫,机警的在屋子里头慢慢踱步,时不时停下来舔一舔身上的毛。吴宣仪拿来了自己制作给JuJu的猫粮,还拿来了优质的牛奶,慢慢细心的哄着猫咪,竟然把猫咪给哄得安稳了。



……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试了一大堆动物的朋友们不甘心,打电话要来了一只令吴宣仪意想不到的动物。



她把那个小小的东西托到手上,睁着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它。



尖尖的嘴时不时张开来,两只圆溜溜的黑眼珠转来转去,身上的绒毛是可爱的嫩黄色,吴宣仪忍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小鸡柔软的身体,舒适的触感让她一下子爱心爆棚。



“它好可爱啊……”



吴宣仪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小鸡的背后,微微弯下腰来,凑近了一些看这个可爱的小动物。



这只小鸡似乎生来就懂人心,睁着玻璃球似的漂亮眼睛也看着吴宣仪,还时不时点点头,让人瞧着都觉得乖巧可人。



吴宣仪听到旁边的声音才想起来自己本身的目的是什么,清了清嗓子柔软的开口。



“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



小鸡仍然是懵懵懂懂的样子,在吴宣仪手上转了个圈,摇头晃脑的。



吴宣仪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就说了一句听着让人惊讶的话。



“听懂了就张个嘴!”



一群朋友们此时都围了过来,听到吴宣仪这句话爆发出一阵笑声。



而小鸡却做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它仿佛听懂了吴宣仪的话,乖乖的张开了尖尖的嘴。



“看吧!别试我啦!我才是最会撩的女人!”吴宣仪捧着嫩黄的小鸡开心的转圈圈,还亲了一口小鸡柔软的躯体,“姐姐带你回家!”



把小鸡装进朋友们给的小纸箱子里,吴宣仪哼着小曲欢欢乐了的回了家。



她不放心,回家后给小鸡多垫了好几层卫生纸,又拿来两个小巧可爱的瓷碗装上泡过的小米和一些水。



做完这些的吴宣仪高高兴兴的洗了澡,基础的皮肤管理做好后就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的衣服似乎被解开了,吴宣仪揉着惺松的睡眼一扭头,用床头小夜灯的光勉强看清楚身旁的这个人。



是一个染着金发的女孩,一双眼睛里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她的手正在吴宣仪的腰上轻柔抚摸,激得吴宣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是谁?你怎么在……在这里?”



吴宣仪激动的一掀被子,却把女孩洁白美好的光裸身体给暴露在自己眼前,脸颊上突然被点了一把火,一路烧到了耳根。



女孩轻轻笑了笑,又把吴宣仪扑倒在床上,睡衣的扣子已经被全部打开,她伸手握住其中一边柔软,温柔的抚摸着,双唇凑到吴宣仪的耳边,吐出的热气把耳朵染得更加红。



“你今天还说喜欢我,还问我听没听懂啊。”



另一只手伸进睡裤里,隔着薄薄的内裤极具挑逗意味的弹了弹那处,发现湿润以后笑得更加自得。



“记住了,我叫孟美岐。”



吴宣仪的双眼因为快感而微微湿润,她喘息着绵软的挣扎,却总被孟美岐的动作激得不自觉的呻吟。





孟美岐剥开她最后防线的时候,吴宣仪后悔的想:



什么芳心纵火犯,撞到成精的都得翻车!

评论(18)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