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SAY YES (美宣)

-以前删掉过改了改又发出来啦!
-BGM:TWICE-SAY YES






吴宣仪站在镜子前调整自己的舞蹈动作,让她变得更加好看而灵动。



镜子右边映照着后面,她的视线不自觉移到那边,移到了那个新染了灰黑色头发、表情有些懒散、坐在地上的女生脸上。



吴宣仪暗暗数数,这是第十次,孟美岐盯着她练习了。





从小开始练习中国舞的吴宣仪是在高中的时候,被台上肆意舞动的一群人吸引了兴趣。向同学们询问了舞种后,搜来了原版的视频。



看着那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妆发精致,在舞台上变换队形、做出契合歌词的表情、跳下一整支编舞。



那是吴宣仪第一次知道“偶像”这个职业。



她每天都要去被称为文艺中心的大楼练习三节课、共计三个小时的中国舞,但是那一天的吴宣仪只上了第一节课,便跑去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教室。



她的课程改成了一节中国舞、一节流行舞、一节声乐课。



吴宣仪擅自改了课程的消息很快传到父母的耳朵里。那天晚上,十七岁的她面对着气得不行的两张脸,清晰而冷静的说出一句话。



“我有了我的梦想,为什么不可以为之努力?”



父母断定她不会坚持太久,而吴宣仪坚持了近三年。她把练习的强度一点点增加,与之而来的便是更努力的学习,在当地还算不错的大学里保持着优异成绩。



在这三年内,吴宣仪明白了作为一个偶像,并不只是舞台上光鲜亮丽。跳不好动作、唱一句开头就破音,这是常有的;被老师严厉的批评训斥,也是常有的。



她不过是出于自己的爱好在每天练习,而那些偶像则经历了更为严格系统的训练,一身伤痛在上台之时却只会变成笑容。



对三年前的吴宣仪来说,偶像是在舞台上漂亮闪耀的明星;对现在的吴宣仪来说,偶像不仅仅是这样。



偶像是吴宣仪的目标,而她离这个目标还是很远。





她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想着未来,想着舞台。身为公司都还没有的普通练习生,她的机会和希望都太渺茫。



好在,吴宣仪的运气来了。





《创造101》这个节目开始征收练习生了。



原版节目吴宣仪是看过的,她深知这种生存类节目的套路,也明白节目大概会怎么样引导观众的思想。



但是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吴宣仪录了一小段自己唱歌和舞蹈的视频,然后按照格式填写了电子版的表格,咬咬牙贴上了一张淡妆的证件照。



惴惴不安的等了几天,吴宣仪得到了去文化中心最大的练习室接受面试的邮件。



那一天下了点雨,吴宣仪赶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不过并不影响她的面试——她是第126号。



练习室分成了两个区域,一边铺上了毯子给她们坐下休息,另一边几个考官坐在椅子上,面前是一大块空地和大面镜子,用一瓶水定了中心。



吴宣仪忽略掉走进来一些女生有些审视的目光以及对她长相的感叹,找了块空地坐下来,拉开书包的拉链拿出一杯茶和一小盒食用紫菜。



压力大的时候她就喜欢吃紫菜,这样似乎可以缓解一些紧张情绪——当然,她压力不大的时候也喜欢吃紫菜。



她已经看到了无数个浓妆艳抹或者是穿着大胆的女生,刚走到那块地区的中心,就被喊停让离开。吴宣仪又嚼了嚼嘴里的紫菜,感叹幸好她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穿了一身很简单的运动服。



“第126号,吴宣仪。”



吴宣仪深呼吸一口气,走了过去。



她的歌舞比较稳定,表演之后有些微微喘息,站在中心看着几个考官拿着打分表小声讨论。



“你通过了,来登记一下号码。”



吴宣仪站在原地,愣了。



“快过来啊小姑娘,你可是第一个。”



吴宣仪第一次如此真切的体会到了“彩票中了五百万”的惊喜。





吴宣仪跟学校请了假,在父母的依依不舍之下坐着飞机飞到了浙江。



拍摄的地点在萧山,吴宣仪坐着车到了她将要生活将近四个月的地方。



吴宣仪来之前打听过了,作为个人练习生通过选拔参加节目的,除了她,还有一个来自洛阳的女孩子。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穿着简单利落的女生,披散着漂亮的奶金色长发,恰到好处的优美线条,背对着她似乎在打电话。



吴宣仪拉着行李箱从女生身边经过,仍是没放下那一份好奇回过头去,对上女生慵懒温柔的眼睛。



她莫名有些脸红,拉着箱子快步走去,女生却喊住了她:“那个……你等一下呀。”



吴宣仪回过头看她,女生指了指地下的衣服:“你外套掉了。”



没等她走过去,女生就捡起她的外套,拉着箱子一步一步走过来。吴宣仪莫名有些心动,女生逆着光走过来的样子像极了偶像剧里走向女主角的男主角,配上漂亮的脸就更加偶像剧了。



“我叫孟美岐,个人练习生。要不要认识一下?”



原来是她。





走进中心的时候她们被分开去做了小小的采访,然后就是换装和妆发。



吴宣仪没有公司,这些东西都只能靠她自己去弄。她没想过自己的化妆间里没有人,想着时间太赶,就先去换了准备好的红色裙子。



换好衣服后她打算化妆,一打开试衣间的门便看见拎着袋子走进来的孟美岐。



“好巧啊。”孟美岐没什么表情,对她挥了挥手。



“巧啊。”吴宣仪应了一声,就坐到化妆台前化妆。



平时吴宣仪应付一下场合都是淡妆出场,这一次要给人一些深刻印象,自然是不能再随意。可是浓妆对于吴宣仪来说,有那么一些难度。



“我来帮你化眉毛眼线吧。”声音在背后响起,正苦恼着的吴宣仪扭过头去,看到穿着黑色衬衫和同色短裤的孟美岐,“你这样指不定耽误多久。”



她没什么办法,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点了点头。



孟美岐拉来旁边的椅子坐下,摸了摸吴宣仪打了底妆的脸颊。



在描眉的时候,吴宣仪盯着孟美岐的脸。面前这张脸带上了满满的认真——而这认真是因为帮她。



吴宣仪忽略掉“帮”那个字,一个人笑得开心。



对于孟美岐来说这或许只是举手之劳,对吴宣仪来说,却是制造心动的举动。



是见到那个人会脸红的,一见钟情的心动。





吴宣仪一上台就听到坐着的女孩子喊着“好甜”的声音,她对着那边用手臂比了个心,然后自我介绍、表演。



她对自己没抱有很大的信心,拿到B这个等级都已经很开心。吴宣仪贴好了等级贴纸,坐到自己刚刚坐着的六十多名的位置。



下一个便是孟美岐。



这个女孩子比自己小上三岁——吴宣仪一直以为她比她大一些。



才十八岁的女孩子就学了多年舞蹈,在原来准备好的节目后,导师让她来一段freestyle。



一首英文歌,孟美岐的卡点完美无缺,那一个恰到好处的勾手指更是引得全场欢呼,导师也笑得十分满意。



吴宣仪盯着那个发光的人,一下子入了迷。



这样的人,不拿A怎么能成?





主办方有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只不过没想过这么有钱。



吴宣仪推开自己宿舍的门,入目满满的粉红色,漂亮的地毯床单,设施也很齐全。



她和几个女孩子感叹着走进去,却在看见叠的整整齐齐、一眼就能知道多修身的明黄色运动服面前愣住了。



“宣……宣仪,你最瘦你去试试看吧。”傅菁挑起衣服一个角,把它整件提起来,皱皱眉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吴宣仪。



“好吧好吧,等会儿我去A班看看。”



换好衣服之后,吴宣仪跟着几个一起想看看A班宿舍的女孩子一起去了那一间四人间。



分配宿舍的时候吴宣仪没找到孟美岐,只好扯住工作人员问了一句,默默记着打算去找她。



“哇——好宽好好看啊。”



旁边的女孩子们都发出感叹,Yamy露出一个小小骄傲的表情,而孟美岐背对着她们,带着一顶帽子。



吴宣仪咬咬嘴唇,在心底给自己打了打气,快步走过去看似无意的拉住孟美岐的左手,同时嘴里发出惊叹。



“你们衣服是粉色的,真好看。”



她故意把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没有看孟美岐的表情,手也没有松开。



吴宣仪明白孟美岐不会松开她的手——这是在镜头底下。



难得的,吴宣仪耍了个小聪明。



即使是因为镜头没有甩开她的手,吴宣仪也满足不已——至少在镜头前,她们的关系是好的。





公布主题曲后,吴宣仪开始了玩命的练习,光第一天就练到快一点钟。



评价的前一天,孟美岐在深夜来到了B班的教室。看到吴宣仪后她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宣仪你还在练习啊?”



“嗯……我有几个动作做不太好。”吴宣仪脸有点红,她知道孟美岐舞蹈的水平是这一百零一个人里的金字塔尖,不太好意思。



“那我教你吧。”孟美岐活动活动身体,走到吴宣仪旁边,“哪个动作不太好啊?”



“哎?真的吗?”吴宣仪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无意识张开,有点迷糊的可爱。



“是呀。”孟美岐看她这副模样笑了起来,伸手去捏捏她的鼻子。



“好……好的。”



第二天拍摄评价视频的时候,吴宣仪是第二批出来的,她在音乐开始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孟美岐坐在A班、场地最中心那一部分,对她笑了一笑。



一个温柔里带着鼓励的眼神。



拿到A班通知的时候,吴宣仪想,还好没有辜负孟美岐白白陪她练习的那几个小时。



吴宣仪第一个向孟美岐伸开手臂。



这一次,她也没有看她的表情。



在同一个班级好处便是成天待在一起,她们也有了一些对话——仍旧是不多。



但吴宣仪觉得,慢慢来也很好。





拍摄的进度很快,公演之后便是第一次排名发布式。



吴宣仪和孟美岐作为唯二的个人练习生,被留到了最后出场。



她紧张不安的站在镜子前面,扯扯自己的衣角,又深呼吸几口气。孟美岐看见她这副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别担心,你会是第一名。”



“怎么会啊……”吴宣仪已经忘却了自己心里的小小别扭,下意识回复了一句。



第一名应该是孟美岐啊,她那么好。



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的吴宣仪,错过了孟美岐笑得更加温柔的脸庞。



走进演播厅之前,孟美岐拉住了吴宣仪的手。她把吴宣仪的手掌摊开,然后把手覆盖上去,纤细的手指相扣。



吴宣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更快了。



“第四名,个人练习生孟美岐!”制作人念出这个名字的的时候,包括吴宣仪在内的女孩子都发出了惊叹。



孟美岐实力这么好,居然只是第四?



刚刚傅菁把吴宣仪拉到了旁边,现在的她离孟美岐有一点距离。她快步走过去,张开双臂。



旁边的女孩子喊着“让她们先抱”,使得吴宣仪成了第一个抱住孟美岐的人。



“加油,吴宣仪。”孟美岐的嘴唇贴在她耳边,轻声的三个字就让她耳朵红了。



在满场“山支大哥”的呼喊下,金色头发的女孩子带着爽朗的笑容走到话筒前,清了清嗓子。



“我想跟台下一些可能不能再留在这里的姐妹们一句话。”孟美岐说完感谢的话之后红着眼眶说,“这里不是结束,这里是开始。”



吴宣仪看着女生的眼眶,想冲过去再给孟美岐一个最用力的拥抱。



“还有!我想对一个女孩子说,你是最棒的,不要担心。”已经走了几步的孟美岐像是想起了什么,跑回来拉着话筒又加了一句。



吴宣仪听见这句话,脸红了。



“第一名,个人练习生吴宣仪!”



吴宣仪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她问了好几次旁边的Yamy“这是真的吗”,而身边的女孩子不厌其烦的回答她“是真的”,还开玩笑的掐一掐她的胳膊,她才意识到这是真的。



“首先要感谢我的父母支持我,然后是我的粉丝们……”吴宣仪说着官方的话,眼神往面前的高位看了一眼,孟美岐笑着看着她,注意到她的眼神后大大咧咧的比了个心。



“来,我的小公主。”孟美岐已经在那条阶梯的中间等着吴宣仪,一走过来便单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托住吴宣仪的手,送她走上那个第一名的位置。



这比宣布排名还要让她慌乱,吴宣仪想。





后来吴宣仪和孟美岐熟悉了起来。



吴宣仪喜欢叫孟美岐帮忙——画眉毛和眼线,打一杯暖暖的牛奶,或者是拿一下离得有些远的零食。



孟美岐不会表现出不耐烦和不舒服的表情,甚至会成天贴在因为有些体凉导致皮肤也凉凉的她身上说“宣仪你就是我的移动空调”,无视掉教室大型空调里二十六度的恒温,但吴宣仪从聊天时她走神的常态中嗅出一些不寻常的味道。



孟美岐和她之间好像有一层隐形的隔膜。



吴宣仪自认为了解孟美岐。孟美岐是个爽朗大方的女孩子,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善良热情,但对自己却态度微妙不可说。



或许……孟美岐也相信了网上那些所谓的“黑料”“黑历史”吧。



之前那些好,也不过是她的试探吧。



没有恋爱经验的吴宣仪伤心的打开背包,撕开紫菜的包装袋。





自从有了“孟美岐讨厌自己”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认知之后,吴宣仪自觉的减少了找孟美岐的次数,吃饭的时候也不再等她一起去食堂,而是拉起傅菁。



吴宣仪有自己小小的骄傲,她不想让自己受伤。



可是喜欢一个人的女孩子哪里是这么容易放下的。



孟美岐在人群里开心的撩这个撩那个,人缘爆棚的让女孩子们都叫她“山支大哥”,左拥右抱的去练习或是便利店。



吴宣仪不是没有感受到孟美岐有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炽热眼神,但她憋着那股子气硬是没有回复。



她的心就像柠檬一样酸涩,还一天比一天的涨大。



吴宣仪觉得自己就像个傻瓜,明明孟美岐没有无视她、甚至她自认为孟美岐在偷偷关注她,但她还是焦躁不安的主动和她拉开距离,想换来孟美岐的主动。



她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幼稚的想法,还是错觉。





漂亮有时是得天独厚的优势,有时是招人嫉妒的原罪。



主办方放出每个练习生的自我介绍那会儿,吴宣仪因为漂亮的脸得到了超乎想象的关注和热度。



这直接导致第一第二周的排名,以及第一次排名发布,她都成了那个光荣的第一。



在节目播出第一次公演之后,不知从哪里传出吴宣仪“实力配不上名次”的话语,仅仅是因为她带领的队伍没有赢。



网上那些恶毒的语言淬成了利箭,刺向了不过是一个练习生的女孩子。



吴宣仪又在练习室待到了深夜,孟美岐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刚练习完一支力度较大的舞蹈,喘着气坐在地板上。



孟美岐染成灰黑色的头发配着她白皙的皮肤更加的好看,那身运动套装包裹住玲珑有致的身体,她关好了门,站在门口看着她。



吴宣仪在心里头唾弃自己又一次不自觉的注意孟美岐,她强迫自己无视掉走进来站在门口的人,打开一瓶水喝下去。



她感觉到孟美岐仍旧盯着自己,眼睛不时眨一眨。



吴宣仪终于忍不住,转身过去面对着孟美岐。





“你不喜欢我就直说,干嘛每次我练舞都要盯着我?”





因为孟美岐而胡思乱想的苦恼、因为网上言论而委屈无奈的难过一下子爆发出来,吴宣仪的声音在平日的甜美里多了哭腔。



她漂亮的眼睛里已经蓄满眼泪,还往天花板看了看想憋回去,一副委屈的表情。



孟美岐先是愣了愣,然后露出来一个柔软的笑容。



“你怎么还笑!”



吴宣仪更委屈了,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



孟美岐一下子慌了,快步走过去坐到在吴宣仪旁边,一只手环住吴宣仪的腰,另一只手忙着给她擦眼泪:“你别哭呀。”



“我不是在盯你,我是在看你。”



“我也没有不喜欢你。”



“如果我真的不关注你,怎么会知道你现在还在练习室里伤心?”





吴宣仪听到那句话后先愣了愣,动动嘴唇刚想反驳,孟美岐就比她还快一步的将一只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比出一个“嘘”的手势。



“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可以用行动来证明,你……可不可以给我这个机会?”



孟美岐平日里自信满满的模样无影无踪,此刻她紧张又忐忑的看着吴宣仪,牙齿死死的咬住了下唇。



“我……相信你。”



吴宣仪了解孟美岐,知道她骄傲而自信,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极少极少。



所以她选择相信孟美岐。



相信自己的爱情。

评论(6)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