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Universe(美宣)

-激情6k字
-BGM:EXO-Universe(中文版)





“我可能一辈子都谈不了恋爱吧。”
孟美岐迟到了这场约会,不长不短的四十分钟。她刚一坐下便看到桌上按着自己口味点的甜点和饮品,没头没脑的开口。
“我不会爱人。”
而对面的吴宣仪——她此次相亲的对象,穿着某个大牌新出的连衣裙,闻言笑了笑,抿了一口咖啡。
“没关系的。”
孟美岐抬起低着看桌面的头,刚好对上吴宣仪明亮又干净的双眼。

孟美岐今年二十五岁,是A城有名舞室里最年轻的老师。她打小开始学舞蹈,大学是国内著名艺术院校的舞蹈系,母亲笑称她是为了舞蹈而生的。
在这不算很长但也绝非太短的二十五年内,孟美岐顶着“级花”“系花”“学霸”的名号,顺顺利利的求学、交友,她身边也从不缺追求者。
记忆里孟美岐是答应过一位追求者的——在大二的时候。也是唯一一位她答应过的,是个阳光爽朗的学长,音乐系的。
“孟美岐你是玩我呢吧?你看我的眼神里有过哪怕一丁点儿火花吗?”交往一周后,学长气急败坏的在电话里控诉她,“你看奶茶店里那只猫的眼神都比看我来得热情!”
这位自称在孟美岐眼里连猫都比不上的学长分手后迅速找了新女友,是娇小可人的类型,听说人缘也极佳。
那天张紫宁和孟美岐一同出去购物,刚走到校门口就撞见学长和那位新女友亲亲热热的过马路。张紫宁怕她伤心,拉着她的手快步离开。
而孟美岐看到他们走进奶茶店的背影,竟无端端的想到了学长那通气势汹汹的电话。她看着街边的车和人,漫不经心的想,
这次他应该比的过那只猫了吧。
管他们呢,孟美岐又想,反正在她眼里,那只皮毛柔软又温顺可爱的猫更好一些。

“情感的缺失,这是一种病。”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医生翻看着手里一沓孟美岐跑这跑那检查得到的报告单,“药物暂时还没有治疗的方法,不过你可以每天来我这里接受心理辅导。”
孟美岐瞧着那位医生有些管理不住看向她大腿的目光和微微颤动的手指,突然觉得很没有意思。
病、医生、报告单、心理辅导……
统统都十足的没意思。
“抱歉,我觉得我还不需要。”
她把桌上的报告单全都拿起来,迅速整理好后打开门,拉起坐在门口椅子上的张紫宁:“走了,咱们去C大接美云去。”
“医生说什么了?”张紫宁跟着她走,微微皱起眉头,这才进去了多久。
“他在看我身上。”
张紫宁打量了一下孟美岐的穿着:简单的T恤配热裤,但她穿出了独有的风韵。正如Yamy所说,孟美岐前凸后翘,有料。
换成是我我也想看。张紫宁被自己有点儿变态的想法惊了一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这时候,孟美岐大三。

孟美岐觉得自己没什么缺少的。
她从小被母亲和老师带去参加各种比赛,捧回来一大堆奖牌奖杯,她的学费都是用奖金交的。
她现在是舞室的招牌老师,又被邀请着做了一个节目的舞蹈评审,微博粉丝多了好几十万,账户也多了好几十万。
孟美岐用这些钱在舞室附近的小区里买了个房,九十平米,按照她自己喜欢的风格装修。她还买了一辆很酷炫的摩托车,号称是“人生伴侣”。
孟美岐不止一次在聚会里满面轻松的感叹,少一份爱情真的没什么,生活过得下去就够了。

但是孟美岐的母亲李女士不这么认为。
“孟美岐你都二十五了你还单身呢?”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中午,孟美岐像往年一样来到家里,刚进门就被吼了一句,“隔壁小王女儿都一岁了!我不求孙子孙女我就求你有个对象成不?”
“妈,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女儿我……”
“少来,我还不信没人收服得了你这个妖怪!”
“妖怪”乖乖的闭上嘴,开始一个一个的见李女士动用人脉找来的优质男女。
吴宣仪是孟美岐的第十一个相亲对象。

孟美岐实在是想不通吴宣仪那句“没关系的”代表着什么,这句开场白她说了六次,这是第一个这么回答的。
吴宣仪看起来是个优雅知性的白领,她伸手摁铃叫来服务生,然后把桌上唯一一份菜单递给了孟美岐。
孟美岐也不客气,点好了自己喜欢的几道菜,而吴宣仪接回菜单,却只点了一盘清炒西兰花。
“要均衡搭配。”
那顿饭她们的交流少之又少,但最后孟美岐吃饱擦嘴的时候,吴宣仪递过来一杯温水,还有一张浅蓝色的便利贴和看起来就价值不菲、做工精细的钢笔。
“可以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孟小姐?”
孟美岐喝了口水,抬头看对面的人。吴宣仪的耳根子已经红了,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孟美岐笑了笑,飞快的写下自己的号码和微信号,结尾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写了一句:
我们试试看?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开始了一段恋爱。
第二次见面约在一家小有名气的火锅店,吴宣仪没穿干练的制服套装,孟美岐也没有穿相亲专用的那几条连衣裙,两个人都休闲随意。
意外的合拍和默契。
孟美岐知道了吴宣仪学了多年的中国舞,大学时却因为家里压力不得不选择了不喜欢的专业,现在在自家公司里做经理。
“我是从最底层做上来的!没靠关系!”吴宣仪眉眼间神采飞扬。
“那看来我是傍上富婆了吗?”孟美岐话音刚落便被吴宣仪塞了一嘴的肉:“吃你的去别乱说!”
孟美岐抬起头,吴宣仪因为羞愤而专心涮菜,好像听到了很大的声音。
“哎美岐,年轻真好啊。”吴宣仪四次元的思维跳转很快,又把筷子放下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孟美岐塞了一嘴绿油油的青菜,罪魁祸首笑嘻嘻的看着她咀嚼。
“不会的。”
明明嘴里都是肥牛的热烫,鼻腔里都是底料的麻辣,眼前是一阵阵升起来的白茫茫的蒸气,耳边是顾客们的喧哗声。
但孟美岐仍旧是听见了,那个很大很大的声音。
是心动的声音。

吴宣仪一点都不像只谈了两次恋爱的人。
孟美岐因为工作而不得不推辞掉晚饭邀约不出一个小时,舞室的门就会被敲开。额头冒着汗珠的吴宣仪和她那个叫杨超越的助理两个人拎着满满当当的食物,对她笑得温柔。
当然吴经理来的次数不多,但是食物却从未缺席。每次电话里吴宣仪都会贴心的问“有几个人在”,订购相应的分量后又给她单独加上一样东西。有时候是千层,有时候是雪媚娘,也有时候是别的。每当食物送来的时候,众人都会起哄说“虐狗”,孟美岐只是笑笑。
她们有次一起去看电影,选了一部时下热门的科幻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熬夜排舞的孟美岐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放映厅的灯全都亮了,只剩下她们俩——她还靠在她肩膀上。
“不好意思啊……”孟美岐走在吴宣仪旁边,对自己靠了人家一个多小时还睡得这么舒服感到有些愧疚。
“没事啊,你睡觉又不打鼾,也不流口水。”吴宣仪笑得温柔,“更何况,我们是情侣啊,情侣之间怎么会在乎这一点点呢。”

孟美岐有次去了吴宣仪的公司。
前台小姐打了电话给吴宣仪,电话那头的她语气激动:“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工作中的吴经理有多帅呀。”孟美岐的语气也变得柔和,没有了和前台小姐讲话时的客气。
孟美岐坐着电梯上了楼,吴宣仪让她在休息室里休息,还冲了杯可可给她,说有事就出来。
工作起来的吴宣仪有点儿不一样。
她仔仔细细地看下属送来的报表,用那支钢笔圈出错误的地方,对于错的多的下属更是不留情面的让他重新做一份。
然后她坐到电脑前面,自己动手打着什么,时不时叫小办公桌旁的杨超越去其他下属那里拿资料。
这样一个在职场上雷厉风行的女人,对她却细心又温柔。

某一天的凌晨三点,在看下个月第二季节目流程的孟美岐接到了吴宣仪的电话。
“美岐,我醉了,来接我回家吧。”甜美的嗓音因为喝过酒而变得慵懒又迷人,“你……快一点呀。”
深夜的A城没什么车辆,不到半个小时,孟美岐便出现在吴宣仪面前。她穿着白T恤和牛仔短裤,腰间扎了一间白色的条纹衬衫。
吴宣仪的淡妆有点儿花了,她穿着应酬用的衬衫和西装裤,小巧的链条包和西装外套挂在手臂上,蹬着五厘米的小高跟不顾形象的蹲在马路旁,活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小动物,可怜兮兮的等着主人找到自己。
孟美岐脱下头盔,下车。她牵起吴宣仪的双手,“快点起来吧,蹲久了不舒服的。”
“哎呀我腿麻了……”吴宣仪借着孟美岐手上的力站了起来,软绵绵的趴到她身上。
孟美岐悄悄拉开了一点距离,看清了吴宣仪现在的模样。酒精染的她的双眼多了平日里没有的柔媚和更浓的情意,两颊粉嫩得像桃子,嘴唇水润,呼出的气息里有薄荷的味道。
“我吃了薄荷糖哦!”吴宣仪像小孩子一样炫耀,嘟起了嘴唇。没几分钟她又开心的讲了一句话:“美岐,带我去山上玩儿吧。”
孟美岐不由得笑了起来,“真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小公主。”
在不远处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孟美岐买了驱蚊手环、花露水、水和面包,而吴宣仪挑了一盒茉莉薄荷味儿的糖。
郊外那座山离这里有点儿距离,她们走过一条条冷清的街道,淡黄的路灯光和不时经过的车辆的冷光一下下扫过身上。
吴宣仪抱着孟美岐的腰,一开始还在兴奋的找话题,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孟美岐在红灯时回头一看——睡着了。
浅浅的呼吸打在她的背后,薄薄的布料阻挡不住,清晰的热感柔柔的扫过,像她现在的心。
半山腰有个小草坪,孟美岐把车停在那里,轻轻叫醒了吴宣仪,给她扣上驱蚊手环,喷上花露水。
“你穿短裤,要喷多一点。”孟美岐站得直直的,任由吴宣仪把花露水当成香水不要钱似的狂喷,喷了快半瓶才心满意足的盖起盖子。
她们俩并肩坐在草坪上,摩托车停在一旁,天空就像是一块黑色的绒布,星星像撒在上头的钻石,闪耀明亮。
“今天有人告诉我,这里可以看见整座城市都看不到的美景。”吴宣仪轻轻地说,“你以前来过吗?”
“来过。”孟美岐挠挠头,她没少和张紫宁赖美云几个朋友来这儿看风景喝酒,还拍了很多照片。
“这次不一样了。”吴宣仪表情认真。
“什么不一样?”孟美岐有点儿疑惑。
“因为这次只有我和你啊。”
孟美岐把目光从满天繁星转到吴宣仪的脸上,恍惚的觉得这双眼睛比星空还要好看。

吴宣仪从孟美岐摩托车的后箱上找出来了四根仙女棒:“美岐,这是你留下来的吗?”
“这好像是紫宁留下的。”孟美岐自己也不记得有这样东西。
“没事,我拿来玩咯。”
吴宣仪点燃了仙女棒,第一根写了“孟美岐”。
第二根点燃,写了“吴宣仪”。
第三根点燃,写了“会永远”。
第四根点燃,写了“在一起”。

她们看着满天繁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不知道什么时候,繁星慢慢隐去,太阳开始一点一点的爬上天空,灿烂而耀眼的金光铺散开来,颇有大将风范,气势磅礴。
“我们拍合照吧。”
第一张照片是迎着晨光拍的,第二张照片是逆着光拍的,她们俩都笑得轻松而快乐。

下山的时候,吴宣仪让孟美岐开快一点,“要体验一下飙车的感觉嘛!”
两个人沐浴着金光和晨风,吴宣仪更是大声的唱起了歌。

回忆被尘封了,像个宇宙的流浪者;
某天忘了我是谁,仍记得你的美。

现在真美好,孟美岐想。
吴宣仪的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腰,因为没戴头盔,两个人的头发被风吹的纷飞。她们坐在同一辆车上,车速有点快,很像末日里逃生的亡命情侣。
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长成青绿的嫩芽。

那天以后的她们,相处变得更加自然了。
吴宣仪开始对孟美岐任性的撒娇,有时让她开着摩托车来接她下班,“这样才酷啊!”
有时又让她跑去买一家隐藏在老城区幽僻小巷里的蛋糕,“真的很好吃的!”
孟美岐每次都会答应,然后乖乖的照做。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认为这段恋爱是不大平等的。
她不是最美丽、身材最好的,也不是最风趣、最善解人意的。她又性格不大外向,时常不解风情。
更重要的是,她的情感障碍。
吴宣仪对她那样好,入了骨子里的好,用尽了心思和时间,但她却什么都不会做,只会“谢谢”和微笑、牵手、拥抱,连接吻都没有。
现在吴宣仪提出的要求,和她自己的付出来看,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样糟糕、差劲的孟美岐,怎么担得上美好的吴宣仪这样一份无私、纯粹的爱呢?

午饭后,吴宣仪拉着孟美岐来喝咖啡。
“宣仪,你对我太好了吧。”孟美岐抿了一口咖啡,思考了一下开口。
“对啊,你知道就好了呀。”吴宣仪笑了笑,伸手拿起叉子,想要叉下一块蛋糕。
“可我不值得。”
吴宣仪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脸上,她的动作停了下来,把叉子放回了原位。
“有人和你说了什么了吗?”
“没有,这是我一直的想法。”孟美岐很认真的回答,“我给不了你相等的爱——我连爱都做不到。”
“我不需要这些!”吴宣仪把刚端起来的咖啡大力的放回桌上,声音有点儿大,棕色的液体也撒了一点出来,有些人诧异的看了过来,她回以一个歉意的笑容。
“我不能这样耽误你,你会有更好的……”孟美岐看着吴宣仪的样子,心里头酸酸涩涩的,但还是坚持想说出来。
“我明天去纽约出差,七天。”吴宣仪深吸一口气,“你等我回来再说。”
她的表情管理已经失效了,黑着一张脸扔下了一张结账的钱,拎着包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孟美岐看着桌面上一小块棕色的水渍,那块没有动过一口的蛋糕,还有那张崭新的红色人民币。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把那张钱小心的收进钱包里,然后叫来服务生结账。
“小姐,你擦擦脸吧……”服务生是个青涩的小姑娘,她收过零钱后犹豫了一下,怯怯的开口。
孟美岐伸手摸了摸脸颊,手上一片冰凉的湿润,是被空调吹冷的眼泪。
原来我哭了啊,孟美岐想。

孟美岐瘫软在舒适的沙发上,电视机开着,正在重播她参与的那个节目,里头的自己妆容精致,衣着也整齐大方——看起来就好束缚啊。
无端端想起来吴宣仪,她每天都穿着职业的装束,早起半个小时化好干练的妆容,然后选一双不低于三厘米的高跟鞋,然后开车去上班。
她一定很累吧?
孟美岐摸出口袋里的手机,点开微信里和吴宣仪的对话框。上一条消息在中午,是吴宣仪叫她快点儿来。
孟美岐打了一行字,又删掉,打了一行字,又删掉。最后她干脆把手机锁屏扔到地下柔软的地毯上,脸埋在沙发的小抱枕上发出怪声。
才一个下午没见,她怎么就这么不习惯呢?
“叮咚——”有人摁响了门铃,孟美岐跑到玄关处看电子屏,是送外卖的小哥。
“放在外面就可以了。”小哥听到话把手里的袋子放到门口的地垫上,离开了。
孟美岐打开门,把袋子拎进家里。
是她说过很喜欢的那家店,外卖盒子也是精致好看,打开盖子扑面而来的香气。
又是吴宣仪。
孟美岐一口一口的吃着饭,心里又是欢喜又是酸涩。
吴宣仪怎么就这么爱她呢?
明明她都说了那些混账的话,却还是猜出她不愿出门而点来外卖。
孟美岐呜咽一声,难过的停下动作。
她真的,好想爱吴宣仪啊。

第二天孟美岐睡眼惺忪的早早起来,一边刷牙一边点开微信。
置顶聊天有一条消息,红点点极其醒目。
孟美岐连忙点开,一条很短的信息。
“七点半飞机。”
她加快了洗漱的动作,整理好身上的一切才发现已经七点三十六了。
孟美岐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她飞快的拨打了吴宣仪的电话。
“宣仪,你听我说!
“我说了特别特别混蛋的话……我知道我自己特别傻!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感情,但是我真的特别、特别想见你,不想你走。
“我又这么自私了……但是是真的!
“一想到你要走一个星期我就好难受,吃饭想到你、喝水想到你、就连看电视我都会想到你。
“你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感情吗,吴宣仪?”
她冲动的说了一大堆话,才意识到耳边并不是接通的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孟美岐苦笑了一下,现在吴宣仪肯定在登机,按照她的性子,现在已经关掉手机了。
但是没关系的,她会等到吴宣仪回来,然后再问一遍的。
希望……不要来不及。



孟美岐好像听到了一声巨响。
她的心跟着狠狠的疼痛了一下。

评论(64)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