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What is Love?(美宣)

-我的小王子小公主出道快乐
-BGM:TWICE-What is Love?



吴宣仪接到了一通分手电话。
这个女孩子和她交往了快三个月,吴宣仪自认为做到了模范女朋友的一切:时不时送到公司的漂亮花朵和精美甜点,摸索城里隐藏的美食一起大快朵颐,来亲戚的时候贴心的送上中医秘制的茶水,抽出时间来看一场深夜电影……
“为什么要分手?”吴宣仪沉默的听完女生说分手,轻轻的、有点委屈的问。
“你从来都没有吻过我,除了牵手以外没有任何的亲近动作。”女生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哭腔,“你会送我东西、带我去这里那里,可是你有关心过我喜不喜欢那些东西吗?”
“吴宣仪,你谈恋爱一点都不用心。”她又自嘲的笑了笑,“喜欢你真的太累了。”
“分手吧。”
这已经是第三个女生说她恋爱没有用心了。

“紫宁……我失恋了。”吴宣仪趴在沙发上,外卖盒子扔在茶几上没收拾,甜甜的奶茶摆在旁边,喝了一大半。
“又失恋了?”张紫宁没太意外,毕竟自己这个朋友的确不太会恋爱,却凭着优越条件一段又一段的尝试,“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姐姐人道关怀一下?”
“我这次真的挺难受的……”吴宣仪撇撇嘴,“她还是说我不用心。”
“得了得了,你还是去江心住几天吧。”张紫宁揉揉眉头,“毕竟那儿是你的失恋疗伤宝地。”
“江心”指的是一个小区,名字叫“江心苑”。明明是个海景房,还取这个名字,吴宣仪知道的时候吐槽了好多次。
这个城市海边离市区并不远,吴宣仪上班开车过去不堵车大概就半小时,她平日也有早起的习惯——公司里头下属给她的外号就是“最勤经理”,倒不是大问题。
“行,我今晚就过去。”

张紫宁在周日那天给她打来了电话:“我这房子还借了个朋友,你不是三五七住嘛,她就住二四六。”
“也和我一样失恋了?”
“不是!她是个作家,没灵感了就来找找。”
“作家?男的女的?”张紫宁这房子的客房没有安床 ,要是还有个朋友,就肯定要睡在主卧。
和她睡同一张床——虽然不是同时。
“女的。你别想那些七七八八的,不是刚失恋吗别打人主意,比你小三岁呢。”张紫宁喝了一口咖啡。
“得了你先告诉我,这作家是谁啊?说不定我还看过她的书呢。”吴宣仪把一颗小番茄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她是山支。”张紫宁说出这几个字的瞬间,吴宣仪就因为被番茄抢到而疯狂咳嗽了好一会儿。
“山支?你居然认识山支不告诉我?”吴宣仪怒气冲冲的吼,“你知不知道我多喜欢她的书!”
“我也是才知道没多久啊……她是人语的高中同学。”张紫宁是不会承认,刘人语因为孟美岐来问她借房子的时候,她吃了好大一口醋的。
……吴宣仪磨了磨后槽牙。

星期三,吴宣仪在公司楼下的超市里买了点菜,开车去了江心。
房子里第二个人的痕迹实在是太明显了。
鞋架上摆着的第二双拖鞋,茶几上多出来的果盘和品种丰富的水果,洗手间里空着的那个漱口杯里放进了牙刷和牙膏,梳妆台的耳环架上多了一副珍珠耳环,床上的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吴宣仪转悠了一圈,想到是自己喜欢的作家留下的东西,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走到玄关把买好的菜拿进厨房。
冰箱上贴了一张木纹的便利贴,那人也许是怕会掉下来还拿了一个冰箱贴贴住,上面写了字。
“非常抱歉吃了您留着的寿司,我会买回来补偿给您的,对不起!”吴宣仪拿着那张便条读出声,“署名是孟美岐……名字真好听,字也好看。”
字迹颇为有力,又不失女性的柔美,想来是练了一手的。孟美岐的名字和她的字与她本人的作品风格极为相似——柔和中带着锋芒,一针见血又不失圆润。
吴宣仪咬咬嘴唇,去客厅翻出包里的便利贴和钢笔,刷刷写下一行字——
没问题的,你不需要补偿,我自己做的你买不到的哦。还有,不要用尊称显得我很大哎!!你的字很好看,名字也很好听哦。
写下署名后,吴宣仪喜滋滋的撕下便条,像孟美岐那样用冰箱贴压住。
她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才意识到自己的傻劲儿,拍了拍额头挽起袖子开始做饭。
肉买得有点多,吴宣仪做完了肉末茄子和清炒西兰花后才发现。她想到了冰箱里头放着的一把面条,刚开了一个口,看数量应该是吃了一小把。
吴宣仪想了想,孟美岐是个作家,大概不怎么喜欢出门和下厨,刚巧剩了些肉,可以做些东西给她留着。
动手做了个肉酱,又翻出来保鲜盒装进去,放进了冰箱里。她又拿了张便利贴,写上“你可以用这个配面条,热一热就好了”。
吃完饭后吴宣仪因为懒而把两个碟子和一个碗用洗碗机洗了,然后瘫在柔软的沙发上休息。
她看着桌上的水果,又想了想自己做的那盒子肉,秉承着“礼尚往来”的态度,伸出了自己的手。

周五,吴宣仪又拎着环保的购物袋来到江心。
桌子上水果换了些品种,多了一个玻璃的花瓶,插着两支别致的姜花。
吴宣仪走过去,闻了闻姜花清甜的味道,脸上带笑。她走到冰箱前,看到了木纹的便利贴上写满了字,明明只是夸她手艺好之类的话,却被孟美岐写得像她做了什么大事儿一样。
吴宣仪把纸条捏得紧紧的,然后塞进了包里那个小小的隔层里。
此后她们便用便利贴进行交流,就像那些青春的电视剧一样。
她也对于孟美岐有了更多的了解:洛阳人,二十一岁,写作是因为自己喜欢,以前想过要做空姐,学了很多年舞蹈等等。
那个小小的隔层装不下了,吴宣仪在一天下班的时候去买了个粉红色印着小狮子的抽绳布袋,小心的用小夹子夹好便利贴,装了进去。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就过去了三个月。
这个周五吴宣仪有些开心,她成功的拿下了一个不小的单子,公司给她发了有些数目的奖金,她挑挑拣拣了好久,决定做顿好的犒劳自己。
刚打开门,吴宣仪便直奔厨房,放好食材后就拿下冰箱上的便利贴,读了一遍又一遍,笑意满满的走到客厅——孟美岐专门买了樱桃给她。
沙发上有一样东西极为刺眼,至少吴宣仪是这么觉得的。
那是一件做工精良的高定西装外套,是吴宣仪平时定做职业装的那家店铺出品的,这些都没什么,重要的是——
这是一件男款西装外套。
吴宣仪抑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是孟美岐的男朋友留下的吗?她已经把男朋友带来这里了吗?那他们……会做什么?
刚想到这里吴宣仪便自嘲的笑了笑,孤男寡女来到海景房,又是……男女朋友,还能干嘛呢。
连吴宣仪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会在这样的便利贴交流中,喜欢上一个素未谋面的女生。
每次留下的各种便当、吃食,都是出自想让孟美岐尝尝自己手艺的私心,也想让她补补营养。
每次纸条里看似普通的对话,都是她思考了一遍又一遍,写了好几次写到自己满意后才贴上去的。
每张孟美岐留下的纸条她都小心的保存着,没有任何一张丢失或者是有褶皱。
她的心意蕴藏在点点滴滴里,构成温润柔软的网,覆盖在一无所知的孟美岐身上。
吴宣仪甚至认为,孟美岐会教会她爱情。
但就是一无所知的孟美岐留下的这一样东西,狠狠撕碎了这张三个月来构成的网,也把这门爱情教学课程的窗口狠狠关闭。
吴宣仪将买来的食材都扔进了冰箱里,下了个APP点了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点的外卖。
二十分钟后,吴宣仪打开外卖盒子,眼泪一下子从眼眶里跑出来。
她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套餐是肉末茄子和清炒西兰花。
那是吴宣仪和孟美岐的故事开始的第一天。
以此开始,以此结束。


第二天的吴宣仪带着有些红肿的眼眶去上班,在一众同事的关心下只是摆摆手说没睡好,立刻投入工作之中。
好像只有这个方法,能舒缓失恋的心情。
连轴转了一整天,处理了一大堆事物后的吴宣仪累得趴在桌面上,从下午五点半睡到了七点半。
醒来后吴宣仪才发现,那个粉红色的抽绳布袋落在了江心。
这天她们都不会来,吴宣仪想着也好去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再住在那里也没有了意义。
她打开门,下意识的走到冰箱前面,发现了木纹的便利贴。
孟美岐竟然来过了。她在便条上问吴宣仪那件西装外套去了哪里,她要拿走。
吴宣仪把手里的便利贴捏成了一个团,她狠狠的砸进垃圾桶里,冲到杂物间把那件外套拿出来,甩到沙发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吴宣仪又拿着一个袋子冲到主卧,把放在梳妆台的护肤品和化妆品装进去,首饰也毫不温柔的塞进小夹层里。
于是孟美岐走到主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吴宣仪背对着她收拾的模样。
“宣仪?”
吴宣仪听到声音,回头看到了浅棕色头发的女生站在门口,手上还拿着那件外套。
女生有一双漂亮而自带情意的眼睛,鼻梁高挺脸也小巧,勾勒的漂亮的眉毛和填上适合颜色的嘴唇,穿着黑色的衬衫和同色短裤,显然是专门打扮了。
孟美岐真人的确没让她失望,这是吴宣仪的第一想法。
但这个想法被她手上的外套一下子抛在脑后,吴宣仪一下子掉了眼泪,想到自己单方面无疾而终的爱恋,没有理会孟美岐,转身过去继续收拾。
孟美岐看到吴宣仪的眼泪,一下慌了神,扔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过去拉住她的手:“你怎么哭了?”
吴宣仪没有回答,甩开她的手继续沉默的翻找。
“回答我啊吴宣仪!”看着吴宣仪眼泪不停往下掉又不愿说,心焦的孟美岐音量提高了一点。
吴宣仪手顿了顿,转身过去看了看外套,一双带泪而湿漉漉的眼睛和孟美岐的眼睛对了上来:“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这衣服是我亲哥送我回来的时候落在这儿的!”孟美岐注意到吴宣仪的眼神,哭笑不得的回答。
“……真的吗?”吴宣仪的声音因为刚刚哭过而变得有些沙哑,带着浓浓的鼻音。
“当然是真的。”孟美岐拉住吴宣仪的手,果断的肯定。

“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找你告白,因为这个想了好多天。”吴宣仪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孟美岐。

“今天听紫宁说了你今天状态不好我就开了车一直跟着你回到了这里。
“我没有小区停车证,耽误了一点时间,所以才到。

“吴宣仪,你听好。我是第一次谈恋爱,我也知道你有过好几段恋情——不过都被对方狠狠的吼了分手。”吴宣仪听到这里,已经通红的脸颊好像又红了一点,她用空着的手打了一下孟美岐。
“她们说你不懂爱情,好巧,我也不懂。”孟美岐拉住她的另一只手,收起刚刚的打趣口气,“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学一学爱情这门课吗?”

“好。”吴宣仪换成十指相扣的方式牵住孟美岐的手,坚定而有力的回答。



在一起后的某一天。
“美岐,你那时候是不是特别紧张还要装作没事啊?”吴宣仪躺在孟美岐大腿上,孟美岐正在转台。
“我哪紧张了?”孟美岐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你大哥怕过谁啊。”
“别骗我啦,我可是找到了你的表白计划书哦。”吴宣仪笑得眼睛弯弯的,像一只狡黠的猫。
孟美岐沉默了,耳根子出现的红晕慢慢爬满了耳朵。

评论(15)

热度(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