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Light(美宣)

-我来为我碗打歌!!!
-设定是同性结婚合法多年
-BGM:WANNA•ONE-Light



孟美岐深呼吸一口气,走进了灯火通明的演播厅。

这次上的是一个直播的访谈节目,背景的LED屏幕有节目的标志和本期节目的主题,中央放了两个沙发,中间的小桌子上放了两杯咖啡,还有她最喜欢的甜点。

孟美岐走到沙发前,举起话筒对台下的粉丝以及镜头打招呼:“大家好,我是Light的孟美岐。”

台下数百个座位,都填满了。粉丝们有些打扮精致,却在听到她声音的瞬间掉下眼泪。她们各式各样的手幅上只写着一个名字——孟美岐。

孟美岐看了看那个流泪最凶的女孩子,发现她的手幅上写着“Light-m&w”。她有一点触动,轻轻说了一句“别哭啦,妆花了就不好看了”。

节目进行到大半,主持人问起了孟美岐最近工作的打算。

“今年我还有一部电影要开机,然后呢就要准备韩国的回归,这次是由我来创作主打歌哦。”孟美岐笑意盈盈,回答的得体。

“既然提到回归,不如跟我们说一说你的队友吴宣仪吧?一两句就好了。”

这个主持人向来敢于提问,有些艺人就是在她犀利的问题之下暴露了恋情或者其他的消息。

大概是她们俩回国发展那年开始,就传出了“孟美岐和吴宣仪不合”这个消息。粉丝们撕得昏天暗地,连一些导演本来想邀请她们一同拍戏的计划也搁浅了。

即使她们每年都会回韩国以组合名义回归,这个消息依旧是没有打消。

“嗯……”孟美岐皱了皱眉头,这个小小的微表情被主持人和台下粉丝抓住。主持人暗暗想着等会直播结束后的大新闻,标题她都想好了,“孟美岐吴宣仪不合落实”,以这两人如今的热度,指不定她能赚不少。

粉丝多是孟美岐的唯,听到队友名字时本就恼怒,看到自家爱豆皱眉更加不爽,纷纷在底下抗议。

“她差一点成了我的姐姐。”这是孟美岐思考一分钟后说的第一句话。


第一次见面,孟美岐十二岁,吴宣仪十三岁。

孟妈妈和吴爸爸是青梅竹马的初恋,因为误会分开各自有了家庭。后来因为婚姻失败,两个人搬回老宅时遇见了,沉寂十多年的爱火重燃。

孟艽在开车带孟美岐去餐馆见对方之前堵了个车,就跟这个有点儿早熟的女儿说了说这个故事。

“妈,你真是现实版的偶像剧女主角啊。”孟美岐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到纸上包好,慢悠悠的说,“这吴叔叔现在有钱有势,比我那个酒鬼爹好了一万倍。”

“叫你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去哪学来的这些词。”孟艽瞪了她一眼,“再说了,你妈妈没钱没势?”

孟艽在结婚两年后意识到了这个男人的不靠谱,连夜拎着行李带着一岁不到的孟美岐回了洛阳。

看到女儿,外公心疼又生气,本身他就不怎么看好这个女婿,却也随了女儿的意让她嫁了过去。见到小小的孟美岐,外公开心得紧,第二天就带着证件把她的名字从普通的“陈雪”改成了“孟美岐”。

孟家也是有钱的,外公给了孟艽一点资金,让她凭着自己创业。孟艽有头脑,开了个快递公司,这几年电商繁荣,更是赚了不少。

“是是是,我妈也是有钱人。”孟美岐附和着,“哎你说那个吴叔叔家有个小姐姐?”

“是啊,名字叫吴宣仪。从小学中国舞的,人也漂亮机灵,哪像你成天调皮。”孟艽盯着道路情况,不忘挤兑一下女儿。

那家餐馆装修的精致而简洁,孟艽推开门,挂着的铃铛就响起来。

孟美岐本来低着头,听到铃声抬起头,刚好对上了一双明亮的、像猫一样的眼睛。

“吴宣仪。”孟美岐在心里暗暗念了一遍女孩子的名字。

她没想过,这个名字会和她的一生息息相关。

处于青春期的小女孩熟起来很快,吃完饭后的孟美岐就能和吴宣仪挽着手去买冰淇淋了。

她们喜欢同一个歌手、同一个组合、同一种音乐风格,她们都学舞蹈,都喜欢吃甜味的东西……

吴宣仪在孟美岐隔壁的初中读书。小学下课比较早,孟美岐就会买两个红豆馅的糯米团子,放在手心里等吴宣仪放学。

吴宣仪总会带着甜甜的笑容从学校里一阵小跑,然后喘着气接过孟美岐手里的团子。

她们住在二环一片别墅区里,房子装修精致典雅。

吴宣仪从五岁开始学钢琴,已经考了八级。刚搬来的那个周末,孟美岐心血来潮跑到二楼角落的那间房间,看到了吴宣仪。

她坐在黑色的钢琴前,葱白的手指弹出一个个音符。

“美岐?过来呀。”吴宣仪听到脚步声回头,开心的招招手让孟美岐过来。

“这些是练习曲的谱子,我不想弹这些简单的了,但是爸爸每天都让张姨在外头听我弹的曲子……”吴宣仪指指那几张白色的谱子,“美岐,我教你识谱子,你帮我弹好不好?”

那双眼睛太好看,孟美岐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于是无数个周末,孟美岐坐在钢琴前弹着练习曲,而吴宣仪坐在旁边看书。阳光照进来,一切都变得柔和。

吴宣仪中考结束那个晚上,家里给她做了一桌子好菜,吴爸爸还破格给她喝了一点点低度数的青梅酒。

孟美岐洗了澡刚想上床睡觉,就听见敲门声。她知道是吴宣仪,因为她每次敲门都会敲一下轻一下重。想到中考前一个星期,从书房里爆发出的父女两人的争吵声,孟美岐还是让吴宣仪进来了。

“进来吧。”

孟美岐的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淡黄色的灯,昏暗的光线中,她清楚的看到吴宣仪眼睛里的光芒和她举起来的两个绿色瓶子——是今天没喝完的青梅酒。

“美岐……我要去外国了。”大半瓶下肚,吴宣仪微微红了脸,说话软绵绵的。

“去哪?”孟美岐的脑子瞬间清醒,她马上放下了瓶子。

“去韩国……我想做偶像……”吴宣仪眼里已经不复清明,她笑了起来,“我从小就想做偶像,让世界都看到,也让我妈妈看到……”

孟美岐是知道的。

吴宣仪的母亲嫌弃她父亲那时候穷,在生下她八个月后就离婚去外地了。吴宣仪的父亲没想过隐瞒她,在她小时候就告诉了她。只是这个傻傻的女孩子,记了这么久。

“……好,我会支持你的。”孟美岐心里有好多话想问她:你不读大学了吗?你不陪在爸爸身边了吗?

吴宣仪,你不要我了吗?

只是在那个月光朦胧的夜晚,孟美岐看着吴宣仪眼眶里滚动的泪水,心软了。

吴宣仪很快就去了韩国,刚好在孟美岐期末考试的第一天。

孟美岐在考试过程中心神不宁,差点儿折断了铅笔。

到了韩国以后吴宣仪仍旧每天发消息给她,时不时打一个视频电话。

“美岐,我住的不错,这里的饭也还好——就是泡菜我真的吃腻了……”吴宣仪苦着一张脸,“不过我签了公司,也在首尔艺高入学了,就是练习很辛苦啦。”

“吃腻了就回来呗,家里成天做好菜呢。”孟美岐看着吴宣仪有点消瘦,忍不住说:“换舞种那么不容易,你还非要去。”

“为了梦想嘛,辛苦一点没事的。”吴宣仪吐吐舌头。

后来吴宣仪被禁止使用电子设备,两三个月才能打来一个电话、发来一条消息或照片。

吴宣仪这么累,她一定需要陪伴。孟美岐心里想着,在吴宣仪去韩国一年时,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妈妈不反对你,但是你不要后悔。女孩子最珍贵的时间就是这些年,累了就回来。”

孟艽真是世界上最酷的妈妈,孟美岐想。

孟美岐早就在一个月前过了吴宣仪那个公司的面试,她提前了半年学习韩语,还查了那里的地形图。

她下了飞机,打电话给难得假期的吴宣仪。

“美岐考完啦?不会很累吧,好好吃饭哦。”吴宣仪似乎是坐在车上,“公司让我去机场接一个中国女孩子,连名字都没告诉我,就只说穿的衣服。好啦美岐,先挂了哦。”

“好。”孟美岐暗暗偷笑,她在想吴宣仪看到她的表情。

吴宣仪眼尖,刚到机场就看到了孟美岐,她飞奔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孟美岐:“美岐!一年不见你长高了嘛,不过那个中国女孩子我还没看到呢……”

“宣仪,你看看我的衣服。”孟美岐忍着笑,而吴宣仪立马松开手看她的衣着。

白色衬衣、牛仔短裤、运动鞋、白色鸭舌帽、黑色行李箱,可不就是孟美岐吗?

“你怎么也来做这个……”吴宣仪深知练习生的苦和累,她皱皱眉头,“阿姨也同意你来吗?”

“当然。”孟美岐眼睛亮亮的,闪烁着光。

“你还记得那年暑假你说过的话吗?孟美岐要和吴宣仪一直在一起,无论明亮还是黑暗。”

吴宣仪眼眶有点红,鼻子也酸酸的。

沙子怎么就进眼睛了呢?她撇撇嘴。

孟美岐是有天赋的,在音乐上。早在教孟美岐弹琴时,吴宣仪便知道了。天生的音准好,音域不算窄,气息足,唱跳下来不喘气不脸红。

孟美岐初来乍到便得到多方夸赞,也引来了嫉恨。

被锁在练习室一个多小时的她已经放弃了开锁的挣扎,只期盼着吴宣仪等会儿能来这一间——她刚刚去参加练习生评定。

“美岐!”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开了。吴宣仪站在门口,背对着光芒。

坚强的、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掉眼泪的女孩,小跑着扑进了那个背着光的女孩怀里,眼泪决堤。

一年以后,公司办了一个出道选拔。她们俩在无尽的眼泪和汗水之中,取得了那两个名额。

决赛后的晚上,吴宣仪买了一打啤酒和一盒炸鸡。

她们两个人把电视打开,刚好是回放那天的打歌节目。

伴随着音乐声,吴宣仪和孟美岐大口的吃着鸡肉、喝着啤酒,肆意畅聊。

到最后,两个人都泪流满面。

“宣仪,我们的梦想实现了。”孟美岐伸出手。

“嗯。”吴宣仪把手覆盖上去,两个人的手指交叉在一起。

也许是音乐和气氛太好;也许是她们喝下的酒精太多,两张脸越贴越近。

粉嫩的唇瓣贴在一起,舌头在打转,交换着都是酒精味儿的唾液。

嘴唇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她们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出道曲和组合同名,叫《Light》。她们为了这一首歌,苦练了两个多月后,正式出道了。

在走上舞台之前,吴宣仪紧张的不停深呼吸,捂住胸口。孟美岐轻轻拉住她的手,用亲密的十指相扣和拥抱安慰她。

出道后的日子比她们想象中累了千万倍,淋着雨表演、发高烧也要赶通告实在是家常便饭。

只不过她们熬了过来,因为还有彼此。

直到现在,只要组合有活动,在上台前,她们都会紧紧的牵住手拥抱。

因为她们是彼此最好的支柱。


“那么,现在你们是什么关系呢?”听完孟美岐的一长段话,主持人愣了愣,脑子里转化了一下太大的信息量,然后发问。

“现在,她是我一生的伴侣。”孟美岐将一直交叠着的手拿开,露出璀璨夺目的定制钻戒。

评论(7)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