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苦瓜(美宣)

-高考加油 甜饼×1
-今天找不到合适的BGM



今天制作团队似乎心情很好,大张旗鼓的请了她们一顿夜宵——高热量,分量多,大有一种“你们不用减肥”了的暗示。多少人想着不吃不吃,看到那些食物还是扔下了心里算卡路里的小算盘,像没有明天一般大快朵颐。

吴宣仪看着一盘盘金黄酥嫩的炸鸡、配料丰富的披萨、冒着气泡的碳酸饮料,又看了看自己面前一盘浇上些许蜂蜜的、翠绿新鲜的苦瓜,万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真的很想吃炸鸡——但右手边的女朋友孟美岐时不时瞥过来的眼神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吴宣仪仗着自己吃不胖的易受嫉妒体质,每天在食堂里畅快享受着各种金主爸爸提供的美食,她不怎么忌口,酸甜苦辣咸都能来上一口。

孟美岐知道吴宣仪这个臭毛病,每天跟着她去食堂的时候都提醒她少吃些容易上火的食物。

但正如大家所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孟美岐眼皮子底下吴宣仪吃不了,但她可以躲起来呀。吴宣仪赖着让傅菁给她每天留上两块炸鸡腿,她就拿着这两块来之不易的“违禁品”在自个儿宿舍里大吃特吃。

有一次吴宣仪刚拿起一块鸡腿,孟美岐就突然推开了门。说时迟那时快,吴宣仪动用她全身的运动细胞,精准的把那块儿鸡腿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自然的抽出一张纸擦擦手然后走过去扔进垃圾桶——盖住那块金黄的鸡腿。

事后吴宣仪心疼了好久那块肉。

又正如大家所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昨天吴宣仪来孟美岐的宿舍里找她,坐在孟美岐床上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孟美岐坐在不远处的桌边,正在本子上写些什么,涂涂画画。

吴宣仪聊着聊着,觉得自己鼻子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她先是捏捏鼻骨,慌张的想自己这纯天然无假体亚洲鼻真的会变形吗这个问题,然后一抹人中,发现一手血。

孟美岐一抬头就看到吴宣仪盯着手指上的血愣住的模样,赶忙拿来床头的纸给她擦擦,然后带她到卫生间清理。

十分钟后,额头上敷着冰毛巾、鼻子里塞着纸团的吴宣仪乖乖的坐在床上,时不时抬起头看看孟美岐——她的表情从发现她流鼻血开始,一直是冰冷冷的。

“吴宣仪,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吓了一大跳?”吴宣仪刚想说句什么打破僵局——宿舍里其他人见两人气氛不对早就溜之大吉了。她被这句话惊到了,目光从自己的衣角转移到那个坐在左边的女孩子身上,发现那双漂亮的眼里似乎有水光闪动。

“我……”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让傅菁留吃的给你。”孟美岐仰了仰头,眼神变得有一些锐利,“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了。”

吴宣仪有点慌,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宣仪,我不是不想给你吃东西。”孟美岐揉揉眉心,“而是你吃的太杂太乱对身体不好。”

“结果今晚你给了我一个大惊喜。”

孟美岐明明面无表情的脸,吴宣仪硬是看出了深藏的无奈、害怕和怒气。

“那我发誓!这段时间不吃煎炸食品、都在你面前吃东西,你让傅菁她们监督我!”吴宣仪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赶忙认错。

两分钟后,吴宣仪看着面前一张“健康饮食协议书”和摆好的等她签字的笔,有一点点的沉默。

幼稚起来谁比得过她孟美岐啊?

吴宣仪想不到自己刚签下一份“苛刻”的不平等条约,就遇到了节目组的福利时间。

她愤愤不平的啃着自己碗里的青菜,看着孟美岐夹起一块炸虾,更加用力的啃起了青菜。

“吃点苦瓜。”一双筷子夹着绿油油的苦瓜放进吴宣仪的碗里,她往右边扭头,果然看到了孟美岐嘴边的油光。

“太苦了……我不想吃。”吴宣仪是小孩子的口味,平日最讨厌和苦有关的东西,买药都再三和店员强调不能要苦的。

这一下就来个大boss,她怎么受得住?

“吴宣仪。”孟美岐平念出三个字,像说“你好吗”一样平淡。

“好好好我吃。”

人,就是要能屈能伸。吴宣仪想着,啃下一口苦瓜,立马被苦的面容扭曲——虽然有蜂蜜,但苦味还是在味蕾炸开了。

“吃掉一碟,给你吃糖。”

吴宣仪眼睛一亮,这好啊。于是她苦着一张脸,吃掉了那一碟苦瓜——据傅菁描述,吃完后吴宣仪的脸也变成了个苦瓜。

她们俩先溜回了宿舍。吴宣仪呼了口气,拿起桌子上自己上次落在这里的水杯,拧开喝了一口,又露出那副扭曲表情——怎么这也是苦瓜茶?

“张嘴。”孟美岐剥好了一颗糖,拿在手上。吴宣仪看了看那颗糖,不是嫩绿的、皱巴巴的,是雪白的、圆溜溜的。她张开嘴,含下那颗糖。

甜腻的味道一下子冲散了大半苦涩的味道,吴宣仪眼睛转了转,戳戳孟美岐的手臂。

“美岐,你尝过甜苦混合的味道吗?

“没有,这是什么奇异的味道?”孟美岐皱了皱眉,看着吴宣仪。

“那就给你尝一尝。”吴宣仪揉散孟美岐皱起来的眉头,柔软的嘴唇印上她的嘴唇。

那颗奶糖在她们两人嘴里转了个圈儿,又苦又甜的滋味也跟着那颗奶糖送给了孟美岐。

交换完一个不寻常味道的吻,孟美岐看着吴宣仪含着笑意的眼睛,忍不住又亲了一口她的嘴角。

这叫什么又苦又甜,这明明全是甜的。


“美岐,你做的苦瓜其实还蛮好吃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谁说的?”

“节目组怎么会专门做一盘苦瓜啊,还有你撒的海苔碎我也吃到了呀。”

孟美岐通红着一张脸继续写写画画,而吴宣仪笑弯了眼睛。

评论(13)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