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和我交往吗(美宣)

-“魔鬼”来了 迟到的521作品
-BGM:DIA-和我交往吗



撞见吴宣仪是在一个带着寒意的日子。

孟美岐吃完了午饭,婉拒了同桌程潇一起去舞蹈室的邀请,走回二楼的教室打算写完没写完的数学卷子。

推开后门的那个瞬间,她和正打算弯腰往自己同桌桌肚里塞东西的吴宣仪对上了眼神。

吴宣仪的表情有些尴尬,她直起腰看着孟美岐,掩饰的撩了撩头发:“美岐中午好啊,你吃了午饭了吗?”

我们有熟到可以这样称呼吗?孟美岐心头腹诽,碍于面前学姐的面子点了点头。

孟美岐和吴宣仪是同属舞蹈社的社员,不过练习时间大多是错开的,平日见面不过是点个头的交情。

吴宣仪是高二的,教学楼在对面那栋,也就意味着交集更加少了。

“吴……宣仪学姐,你这是?”孟美岐把形式化的带姓氏称呼吞进肚子里,既然对方要装作熟稔的模样,她也不想跟谁闹些无意义的矛盾。

“这个是我给潇潇的,我喜欢她哦。你记得要保密,不要告诉她是我给的哦——”吴宣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孟美岐不自觉的点了头,也没注意到对方说的话的重点。

“谢谢美岐啦!”吴宣仪见孟美岐点了头,开心的把小袋子放进去,然后走过去从书包里掏了个另一个颜色的小袋子,“这个就是我贿赂你的东西了哦。”

吴宣仪手上的小布袋子是浅浅的蓝色,用同色丝带扎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孟美岐接过去,放在旁边课桌上。

然后吴宣仪朝着孟美岐扑了过去——

一个大大的拥抱。

现在还是吹着风的三月份,吴宣仪穿了件薄薄的羽绒外套,孟美岐则换上了牛仔外套。羽绒和牛仔贴在一起,柔软和坚硬碰撞。

吴宣仪的洗发水味道很好闻,身上的羽绒外套也有浅浅的柔顺剂味儿。

孟美岐在那个瞬间胡乱想着,心跳得很快。

吴宣仪走之后,孟美岐拿着她给的东西回到座位坐下。她咬了咬唇,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弯下腰看了看同桌程潇的桌肚。

里头放着一个同样款式、不过是紫色的袋子,孟美岐伸手掂量了一下,比她的要重一点。

她有点莫名的烦躁。

拆开自己的那一份,孟美岐看到了一罐百事可乐、几颗海南椰子糖、一份精致的草莓慕斯,还夹着一张小纸条。

收了我的贿赂就要和我玩哦——吴宣仪。

女生的字迹整齐秀丽,给自己的名字旁边画了一个小小的爱心。

孟美岐眼皮跳了跳。

第二天的早上,程潇的桌子上出现了包装精致的早点。

“哇——好好看啊,潇潇谁追你啊?”同学看着早点羡慕的笑着,“昨天那袋子甜点已经很精致了。”

“鬼知道啊!”程潇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我有的吃就好啦。”

孟美岐选择了沉默,她坐下来放好书包,看到自己桌肚里的东西——粉红色的草莓大福和一罐草莓汁。她伸手摸了摸,还是温热的。

上完早上的课程,孟美岐正打算拿着饭卡跟程潇一起去食堂,一回头便看到站在后门的吴宣仪。

“美岐——!”吴宣仪把手比在嘴前作喇叭状,亲热的叫她的名字,眼睛笑得弯弯的。

“潇潇我和学姐去吃了哦。”孟美岐无奈的跟程潇道。

程潇也没那么在意,挥挥手让她先走。

吴宣仪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拉着她一路叽叽喳喳的说,孟美岐时不时应答几句,并没有觉得烦躁。

她们俩一起出现的关注度极高,一路下来不知多少人议论。

到了食堂,吴宣仪正低下头整理衣角,吐槽校服有些太紧了。不远处一个男生端着满满的餐盘横冲直撞,孟美岐一把揽住吴宣仪的腰,让她躲过了快要撞过来的饭菜。

“谢谢你呀美岐。”吴宣仪在孟美岐怀里甜甜的和她道谢,眼睛亮亮的。

“……没事。”孟美岐摸了摸耳根,有些热。

她没有注意到,吴宣仪的耳根也红了。

日子就这样过,孟美岐慢慢习惯了吴宣仪每天来找她,习惯了吴宣仪撒着娇让她请吃饭,习惯了吴宣仪从她的汤里捞走紫菜……

程潇都感叹:孟美岐这个小闷葫芦终于改变了。

只是吴宣仪隔三差五就要孟美岐送些东西给程潇,每天早上的早餐也从来没有落下。

孟美岐有些不情不愿,但是她并不能说些什么。

因为吴宣仪喜欢程潇啊。

四月份的时候是学校的九十周年校庆,舞蹈社排了好几个节目。

那天孟美岐和其他几个女孩子组了队,刚想叫住吴宣仪,她却先过来了。

“美岐,我和蕊涵她们表演那首《我又初恋了》哦。”吴宣仪露出求表扬的表情,“是不是很合适?”

孟美岐抿了抿嘴唇,压抑住心头莫名的恼火:“是很合适。”

她们俩独处的时间大大减少。

表演的那天晚上,吴宣仪先化好妆,跑过来看孟美岐。

她的眼角贴了小小的装饰,本身就精致的脸在装扮底下更显得吸引眼球。黄蓝格子的裙子配上了细跟高跟鞋,雪白的胳膊露了出来。

“美岐你怎么穿这么……”吴宣仪盯着孟美岐的衣服,撇撇嘴跑去旁边的衣服架子上挑了件裹住肚子的背心,“换这件!”

“还说我,你也是……”孟美岐咬咬唇,戳了戳吴宣仪露出来的锁骨。然后站起来,给吴宣仪挑了件短打,“搭上。”

第八个节目就是吴宣仪的《我又初恋了》。

孟美岐到观众席选了个好位置,用一件黑色风衣裹住自己的演出服。

吴宣仪的声音清甜而入耳,吴宣仪的舞蹈不多不少的力度舒服漂亮,吴宣仪的笑容灿烂甜蜜。

吴宣仪的名字被大声的呼喊,孟美岐在震天的呼喊中,赶回后台。

“好看吗?”吴宣仪拉着孟美岐的手,眼睛亮亮的。

“好看。”孟美岐轻轻道,她的小公主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第十二个节目是《撑腰》。

这组的表演成了热度最高的,这是编排者加表演者孟美岐完全没有想过的。

“美岐你太好看啦。”一下台吴宣仪就扑了过来,撒娇般用脸蹭蹭她,“山支大哥要给我撑腰哦。”

孟美岐没有说话,耳朵悄悄地红了起来。

校庆之后她们还是形影不离。

孟美岐已经习惯了吴宣仪,习惯了她这个人。孟美岐总是盯着吴宣仪看,看她说话的时候神采飞扬,看她跳舞的时候光芒四射,看她纠结的时候眉头紧皱。

她不明白这份不像友情的感情是什么。

孟美岐十七年来碍于性格慢热,朋友多也不过是点头之交,更别说爱情。她对于爱情的认识还停留在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说杂志里的描绘,还有电视剧电影里的美好蓝图。

她不明白,但也阻止不了。

学校下了通知,五月二十号开校运会。

孟美岐那天下午留在教室里写作业,吴宣仪拎着门口香喷喷的两份鸡扒饭来找她。

孟美岐有些饿了,接过饭就打开了盒盖,拿出餐具吃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馋呀……”吴宣仪看着她急切的样子笑了笑,转而吐了吐舌头,表情有些纠结。

“什么事?”孟美岐嘴里还塞着金黄香脆的鸡扒,有些口齿不清。

“我想报一千米。”吴宣仪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报名表,“如果我拿了第一名,就表白。”

孟美岐嘴里的鸡扒顿时失去了味道,她机械的嚼了嚼,吞下了那块肉。

“好啊,我……我带着她来接你。”

一千米的预决赛在第二天,也就是五月二十一号。

孟美岐早早跟程潇说了,程潇表情有一点奇怪,但还是答应了她,说忙完学生会有时间就来。

吴宣仪穿了简单的运动服,叫孟美岐帮她把微卷的头发扎成了一个丸子。

孟美岐轻轻的梳顺吴宣仪的头发,温柔的给她扎了个像花苞一样的丸子头。

“美岐抱抱我吧,给我加油。”吴宣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对着孟美岐伸出手。

孟美岐心头酸涩,但还是抱住了面前的女生。

吴宣仪在第一道,枪声一响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她一路领跑,顺利的拿到了第一。

孟美岐见吴宣仪面色不大好的冲过线,把冲好的葡萄糖水随手一放,明明只有几步路还是要比别人快一点的过去,稳稳的抱住了她。

“我好累,也好高兴呀美岐。”吴宣仪呼吸出来的热气打在孟美岐耳边,柔柔的痒痒的。

“先喝点葡萄糖水。”孟美岐知道她高兴什么,憋住心底的憋屈道。

喝了几口葡萄糖水之后,孟美岐四处张望着,也没看到程潇的身影:“我打个电话给她吧。”

“别急。”吴宣仪站了起来,“陪我散散步吧美岐。”


她们并肩走在学校那条玉兰花路上。

“孟美岐,你真的很傻。”吴宣仪开口。

“嗯?”孟美岐疑惑的转过头。

“我喜欢你你都不知道,傻死了。”吴宣仪笑了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送礼物被你看到是故意的,是为了认识你;说喜欢程潇是故意的,是为了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接近你;每天来找你是故意的,是因为想要见到你,想要和你多接触一点。

可你这个榆木脑袋不开窍呀孟美岐。

“所以,和我交往吗?”

“孟美岐?”

评论(37)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