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没有明天(美宣)

-我觉得甜 以及写的好爽
-BGM:TroubleMaker-没有明天

8:00AM

孟美岐出去了。

即便她轻轻的掀起被子的一角,努力的把洗漱、穿衣、做早餐的声音降低。

这辆房车不算很大,摆了很多我们喜欢的宜家里头的小物件。

我看着她走进洗手间,然后出来给我煮粥、煎蛋,从冰箱里拿出紫菜和其他配菜装进小碟子里。

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孟美岐站在穿衣镜前换衣服的模样。

我很喜欢她的身材,匀称而美丽。她又穿上了那身黑衣服。

黑色真的是个好颜色,溅上去很多东西都不容易看出来——比如鲜血。

她换好衣服之后,摸了摸脖子,有我留下的痕迹。她的表情有些无奈,我用被子捂住嘴悄悄的笑。

每次我们去逛街买化妆品的时候,孟美岐都说粉底液和遮瑕膏只有一个作用——遮盖这些痕迹。但我不想要这个作用,因为这是故意的。

我想告诉所有人,孟美岐有主了。


11:00AM

我喜欢赖床。

走进洗手间的时候,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一头黑发乱糟糟的,穿着白色的吊带——明明孟美岐也给我留下了几个印子。我拿起梳子梳好头发,快速的洗了个澡。换了条宽松的裙子后,我看到了洗漱架上没有盖起来的口红。

水红色的。

镜子右下角有一行口红写的字。

我看了那些字,拿起口红,给镜子胡乱涂鸦。

孟美岐把做好的煎蛋用保鲜膜包住了,我只需要揭开那层膜放进微波炉转个几十秒。我打开电饭煲的盖子,舀了一小碗香味扑鼻的肉丝粥。

我用瓷勺舀起一口粥,放上小片紫菜和其他小菜,然后吞下。

这样的动作我重复了十几次,一碗吃完了。

我没有吃第二碗,也没有揭开那两个黄澄澄煎蛋的保鲜膜。


11:30AM

我走到了客厅里,坐在那块逛了好多家店才买到的柔软地毯上。

Lucky从木质的猫爬架上跳了下来,凑到我旁边打滚。

我才想起来没有给它准备午饭,起身去给它粉红色的小饭盆里头添了猫粮,倒了点牛奶。

我不是很喜欢猫,但是孟美岐说Lucky像我。浑身雪白,瞳色是湖水般的湛蓝。

我看着Lucky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前的美餐,伸手去揉它的毛。

蓬松、柔软,像孟美岐的头发。


2:00PM

睡了个舒服的午觉。

我打开电视,开始转一个又一个的电视台。

一台在放新闻,二台在放老土的家庭电视剧,三台在放都市言情剧,四台播了预告好几天的青春校园剧……

我停在了四台。

那个学校真的很好看,小路两旁绿油油的树,风吹起来沙沙的声音,男主角和女主角并肩走着,没有说话。

我突然想起我和孟美岐的高中生活。

她高一就成了全校有名的“山支大哥”,舞跳得好、人长得美、性格直爽,可谓男女通吃。

我和她认识是一个巧合。

“吴宣仪学姐,这是你的饭卡,咱们俩拿反了。”

八百年没去一次舞蹈社,好不容易来跳了一次舞,还差点儿拿错别人的饭卡。

挺好笑的,舞蹈社每次宣传都排在一起的“吴宣仪”“孟美岐”,今天第一次对话。

然后我们去吃了一顿饭。我还记得我点的肉末茄子盖浇饭,她点的土豆排骨。

三个月后,我先发现我喜欢她。

我变得占有欲十足,搂着比我矮一点点的她走过学校的每个地方,隔三差五给她送去奶茶和小吃,陪她去校外小巷子里买黑胶唱片。

但是孟美岐先告白的。

那天晚上她送了我一瓶汽水,我一回到家就把里面的黑色饮料倒了出来。

瓶身写着四个字,我喜欢你。


4:00PM

看完电视剧,我起来打扫卫生。吸尘机器人的电充满了,我打开它,给它在家里头乱跑。Lucky很喜欢这个机器人,每次听到启动声都会站在机器人上头,颇有种巡视土地的威风。

我把卧室乱扔的衣服给整理好,抱了一些要洗的,顺带着拿起孟美岐出门时扔在沙发上换下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

启动之后我盯着那个滚筒,转了好几圈。

刚住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做,孟美岐一个人承包了家里头的杂务。

“美岐,我也要学着做家务!”某天她在洗碗,我抱着她义正言辞,“你这样太累了!我们要同甘共苦!”

“好。”

她总是对我无限忍耐和纵容,似乎有用不完的温柔和宠溺。

但是在一起三年多,我不知道她的任何家庭信息。


6:00PM

我打开冰箱的门,从里头拿出来了土豆、排骨、茄子和肉。

孟美岐的厨艺很好,每次下厨我都会吃个精光,然后舔舔嘴唇要她亲。

“馋死你啦。”交换一个吻,她刮刮我的鼻子。

孟美岐很成熟理智,她像是比我大十年的姐姐一样照顾着我,总让我忘记我才是那个大一点的。

我做了两个菜,肉末茄子和土豆排骨。早上的粥还热着,我没吃,用另一个电饭煲煮了饭,舀出来两碗摆好。

孟美岐每次早早出去,回来都会很饿,我每次都会多煮一点饭留给她。


8:00PM

我吃完晚饭已经两个小时了,但是那碗饭已经冷掉了——孟美岐没回来。

我把那碗饭给包好,用她早上用过的那卷保鲜膜。

我洗好自己用的那个碗,走回客厅撸猫看电视。

新闻报道了最近两个杀手组织的行踪,组织斗争是被发现的主要原因。警方即将对这两个组织进行围剿。

我看到很熟悉的皮衣。


10:00PM

我把收起来的烟花拿了出来,又翻出孟美岐新买的Zippo火机。

我打开房车的门,发现有点凉,披了件外套。

最大的烟花有二十四发,把这片悬崖前的空地全部照亮了。

我点燃仙女棒,轻轻挥舞起来,写下“孟美岐”三个字,燃尽了。

我尝试着把“吴宣仪孟美岐”六个字用仙女棒一次性写下来,试了快一半都没成功。

我后来把目标降低到“宣仪美岐”,直到用完最后一根仙女棒,都没有成功。

走回房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脸颊凉凉的。

一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11:59PM

孟美岐回不来了。

她以为她把一切都瞒得很好。

她是个孤儿,从小就在黑暗的杀手组织里头成长。上高中是为了潜伏在贪污无数的校长身边,高二那年校长离奇的死去和曝光的财产是她做的。

我上大学的时候孟美岐就时常消失,因为她接了好多个单子,跑去了好多个城市。

她总喜欢穿黑衣服,因为血溅上去不容易被看出来。她每次出去都要带香水出去,回来的时候喷一喷压住那股味道。

她以为可以瞒住我。

我和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名正言顺的每天和她赖在一起。

昨天晚上我看到了她手机里头的消息。

今晚是最后一单,做完她就还清了这么多年的债,也有了一小笔积蓄。

但是孟美岐回不来了。

刚刚电视里播出了警方围剿的画面,我听到好多声枪声,还看到了她倒下的时候飞扬的金色发丝。

孟美岐你怎么这么混蛋啊。

今天是五月二十号,我们在一起的第四年啊。


0:00AM

黄澄澄的煎蛋被保鲜膜盖住,电饭煲里的粥还在保温,卫生间里的口红依旧没有盖起来,镜子右下角的小字很清晰。

“我们没有明天”。

评论(22)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