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寂甜品

正泰/美宣/边伯贤

BEGIN/01

BGM:防弹少年团-BEGIN

-商业联姻 不有趣很俗套





目送最后一个学生跟着家长离开,吴宣仪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来,水杯还没拧开,就听到了被扔在抽屉里手机的铃声。

“今天这个你必须去!没得商量。”

吴宣仪一个“喂”字还堵在喉咙里,母亲已经说完了话挂断了。她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盯着发亮的屏幕愣了两秒,无奈的笑了笑,收拾好东西出了门。

正思考着该打电话给哪个狐朋狗友寻求收留,面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是张管家,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像是保镖。

这下是真没法跑了。吴宣仪无奈的叹口气,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还没关好门,张管家就开始了汇报。

“大小姐,现在是五点十三分,夫人给你约好的时间是七点半。夫人已经在造型师那里等着了,所以我们现在就要赶过去。”

“……好。”吴宣仪憋住要骂脏话的欲望,勉强笑着应了。

想她吴宣仪一个去外国灌了几年洋墨水的富二代,回来工作才两年多,正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的大好年纪,就已经沦落到每日一相亲的程度,像成长步伐加了几倍速。

一起鬼混的朋友时不时提起这个来笑她,每次吴宣仪都要怒气冲冲的发一顿牢骚,结尾总是那句熟悉的话。

“我家到底是缺什么啊要我这么早结婚?”

然而他们这些纨绔少爷小姐都知道,反抗家里的后果就是断掉经济来源,平日里的消费习惯可撑不住几天。

所以开玩笑归开玩笑,朋友们还是挺同情她的。





坐在化妆台前,造型师正在给吴宣仪弄着头发,吴夫人穿着得体的套装正用平板挑着适合的衣服,在她旁边念叨着。

“今天见的可是孟氏那位新上任的总裁,年少有为,妈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来这个见面的机会,你给我好好表现,能拿下是最好的,听见没?”

吴宣仪本有些瞌睡,听到“孟氏”两个字,一下子清醒了。

自家公司也是商界有名的,吴宣仪耳濡目染,从小便知道不少。

孟氏这位年轻的总裁,从小便是个学神,学习生涯里最多的就是跳级、拿奖、奖学金,两年前孟氏管理层发生问题之时迅速上任,凭着雷霆手段在两个月内让那群董事会的老头们心服口服。

在吴宣仪的朋友口中,这位孟家大小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神人。

如今要见一见这位下凡来的仙人,吴宣仪心里头多了些紧张——不过她惯会乖巧,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造型师的帮助下,吴宣仪穿上那条把腰束得很紧的渐变色裙子,母亲把身后的绑带又收紧了一点,她小小吸了口气,想着又没法好好吃饭了。

“这次我和你一起去,见孟家那孩子和她的母亲。”吴夫人满意的看着吴宣仪的造型,伸手在梳妆台上拿了对珍珠耳环给自己换上,“如果对方觉得你没问题的话,马上就订婚。”

“没搞错吧?妈你这是让我给人当菜一样挑呢?”吴宣仪一下站起来,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听话!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你反抗也没用,何况——”吴夫人仍然是波澜不惊的样子,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摁回座椅上,“你早就知道,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命运是什么样子的。”

“准备一下,走了。”





又深呼吸了一次,吴宣仪抚了抚因为过紧的绑带而更加平坦的小腹,走进了那个包厢里。

包厢里坐着一个瞧起来温婉和蔼的夫人,她的身旁坐着个一身黑白知性套装、染着一头金发的女人,听到推门声后都扭过头来。

吴宣仪刚巧和她对视了一眼,目光匆匆扫过那张脸。

脸上没有厚厚的粉底,清清爽爽。一双独特勾人的眼,鼻梁高度恰好,弧度优美,唇上涂了红色的口红,瞧起来热烈而灿烂。

这样的场合当然不会存在尴尬,落座后两位家长就开始了介绍。

“终于来啦,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美岐,在家里的公司上班。”孟夫人先介绍了身旁的女儿。

“我们来迟了,不好意思啊——这是我女儿宣仪。”吴夫人戳了戳吴宣仪的手臂,“来,你自己说说。”

“伯母您好,我叫吴宣仪。我现在的职业是小学老师,今年一月份刚过二十五岁。平时比较喜欢运动,也很喜欢孩子。”吴宣仪把吴夫人交代过的个人介绍背了出来,露出最擅长的见长辈式笑容。

孟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不知道之前吴夫人和她见面之时说了些什么,看样子十分满意。

孟美岐静静地坐在一旁,视线一直落在吴宣仪的脸上,像是要把她盯透。




“吴小姐在二十五岁这个年纪便选择结婚成家,不打算和同龄人一样多经历一些吗?”

此话一出,三个人的表情都僵住了。孟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女儿,转而带上善意的笑容对吴宣仪解释道:“宣仪你别多想,她……”

吴宣仪拼命压住心头的那股子怒气,得体的继续笑着回答:“孟小姐,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先开始一段婚姻是给自己营造一个安稳的环境,比起阅尽千帆我更愿意如此。”

“何况,孟小姐还比我小上大半年呢。”



孟美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她坐直了身子,不再抱着手臂作出高高在上的模样,“那吴小姐做好了维护婚姻的打算了吗?毕竟现在的社会上婚姻不稳定而失败的例子不在少数。”

孟夫人已经维持不住微笑的表情,而身旁的母亲也隐隐有些要反驳的意思。

“不稳定而失败的婚姻大多是因为爱情而冲昏头脑结婚,而眼下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假设是我们结婚的话,就没有这些担忧,只用责任感维系住它,履行法定的义务,不就可以了吗?”

吴宣仪有种回到大学时辩论赛的感觉,一席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谈中竟展现出想要结婚的念头,后悔得想要给自己一个耳光。

而孟美岐听完她这番话,不急不忙的折好了面前摊开的餐纸,缓缓吐出几个字:“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定下婚期呢?”

评论(15)

热度(293)